<track id="1r1tt"></track>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noframes id="1r1tt">

      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斜杠青年:如何開啟你的多元身份?
      ■ 本刊記者?劉妍伶 [第3532期 2022-12-12發表]
      如果你現在打開搜索引擎,輸入“副業”一詞,會發現相關話題在微博已經達30萬討論、1.4億次閱讀量;而在豆瓣“副業失敗的一天”小組有21.6萬成員分享自己的“副業”心得,“作為‘斜杠青年’的你都在做著什麼副業”話題已高達5160萬次瀏覽量;在小紅書中有超過60多萬相關筆記。

      無論你是否接受,這個世界正在變得多元,個體的生活也隨之變得多面?;ヂ摼W幫我們實現了更多可能性:遠程辦公、遙距視頻會議的興起,城市遷移成本的降低給予多元文化存在的空間,讓人們更容易去選擇自己認為更“酷”的生活方式。

      “斜杠(Slash)”一詞最早出現在《紐約時報》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寫的《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一書。書中,她用“/”來區分自己的每個身份——律師/記者/專欄作家/寫作教練/演講者,她將類似自己擁有多重職業身份的人稱為“斜杠一代(slash generation)”。Marci Alboher認為,在促成一個人選擇多重職業的過程中,個人層面的原因正變得愈發重要。選擇斜杠,大部分人是因為將不同職業的功能性有所劃分,正職用以賺錢,副業用以滿足個人興趣,增加收入只是順道而為之。

      如今,興起於21世紀初期的“斜杠(Slash)”一詞對很多人而言已不再是陌生的詞彙,但筆者本次進一步想討論的是:斜杠人生究竟能給我們帶來什麼?我們為何不再安於一種單一且固定的生活狀態?我們是擁有了選擇的自由,還是失去了捨棄的自由?

       

      斜杠為了更好地發展興趣


      “我認為斜杠給我帶來了機遇,讓我更專注於職業的發展。”來自上海的門門,面對記者的問題時這樣回答。

      獨自在上海打拼了三年的門門,曾經做夢都不會想到有朝一日能將自己的興趣轉換成職業發展。八年前,剛剛大學畢業的門門,選擇跟同齡人一樣,找一份收入穩定、時間固定的財務工作。然而,長時間繁瑣機械性的文書工作,以及不成正比的風險壓力讓她不僅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她問自己能否有機會體驗一種可以同時兼顧賺錢和興趣的人生。經過幾年時間的沉澱與累計,如今的她成為一名資深的團課健身教練,學員超過10000人次,是門店的明星教練,私下她更是一名高質量的生活博主。

      如今,受疫情和全球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多像門門一樣的年輕人為了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紛紛開啟自己的“斜杠人生”。據求職平臺《中國人力資本生態十年變遷白皮書(2011-2021)》調研數據,2021年間有51.85%的職場人擁有第二份職業,相比2011年提升33.1%。

      “很多人會覺得成為斜杠就意味著精力的分散,在不同的職業身份中只能淺嚐輒止,不能有所建樹,”剛剛結束完一節早課的門門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表示,“那我可能就是‘斜杠’裏的‘另類’吧。我就算有不同的職業身份,也只會集中在‘健身’這一塊,將不同的職業特性互相融合起來,朝著一個方向發展。”

       

      斜杠增加生活的底氣


      “有時候確實覺得時間不夠用,精力不夠,但我年輕,現在不拼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剛剛從香港中文大學碩士畢業的嘿莉則這樣回答道。

      2022年10月19日,對於剛來香港一年的嘿莉而言,只不過是一個平常的工作日。上午十點,她按部就班地準時坐在工作臺前,打開電腦,點開視頻剪輯軟件,開始一天的工作。她有條不紊地拖動視頻進度條,確認工作內容,絲毫不顯倦意,即使她昨晚剛剛熬夜完成一個個人平臺的視頻製作。

      嘿莉不僅是一家香港本地房地產自媒體公司的短視頻編導,她還是一名擁有十萬粉絲的短視頻平臺博主。她熱衷於在平臺上分享在香港遇到的一些奇聞趣事,挖掘本地文化新奇之處,探索香港大街小店,短短一年時間就已經收穫幾萬粉絲人數。如今的嘿莉,一人身兼數職,包括腳本策劃、視頻拍攝、後期剪輯、商務對接等等,還有一份短視頻編導的正職,將她每天的日程表排得滿滿噹噹。

      “自己的短視頻要高產才能保持一定的曝光度,所以要一直拼命拍、拼命寫、做商務對接,確實有種不敢放手的感覺,怕一鬆懈就沒了,”嘿莉直言,“但這個過程中我又是十分開心的,短視頻給我帶來的滿足感和成就感是別的行業無法比擬的。而且兩份收入增加了我在香港的底氣,正職的收入用以日常開銷,副業的收入就拿去定存,不然在香港怎麼存得了錢。”

      “在香港,擁有副業的人群會更多,我覺得是文化差異。在我身邊,十個香港人就有八個正在開拓副業,在這裏,所有人的思維都不僅僅局限在一個板塊去變現。”嘿莉說道。

      隨著像嘿莉、門門這樣的斜杠青年現今越來越多的同時,有另外一批人開始警惕“斜杠”的到來?!度A爾街日報》曾報道一些研究學者對“斜杠人生”的看法,他們認為,在斜杠風潮的背後,是個人面對全球經濟形勢趨於疲軟下形成的不安全感體現。年輕人之所以選擇斜杠身份,是不再相信能依靠舊時勤懇勞動就能換回成功和階級躍升。

      在英國從事信息技術行業的Andy透露,在英國疫情嚴峻封城時,所有公司都要求居家辦公,他開啟了自己的多重職業身份。他可以同時打五份工,當工作會議時間衝突時,他就以“浪費時間”為由取消其中一個,當老闆抱怨他工作效率不高的時候,他就以“同事拖後腿”搪塞,就這樣一年的時間賺了90萬英鎊。

      “個人努力有時跟收入完全不成正比。我最勤懇做事的工作因為疫情縮減成本被裁員了,而我最不走心的工作卻持續到了最後,”Andy無奈地說。“但是沒辦法,不敢只打一份工,就像雞蛋要放在不同的籃子裏一樣,多打幾份工才能分散突然失業沒收入的風險。”

      在“斜杠”人生中,人們對不同行業、不同身份都有著莫名的好奇與渴望,而一旦這些好奇與渴望存在衝突時,就會出現一種無力感——“有太多東西讓你受到鼓舞,也有太多東西需要你去承受”。正如美國經濟學家Jeremy Rifkin在他一本名為《工作的終結:全球勞動力的下降和後市場時代的黎明》的非虛構作品中寫道,“我們正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這個歷史階段的特徵就是‘工作機會出現不可避免的減少’,這是科技發展帶來的必然後果,導致勞動者閒暇時間變多,工作穩定性下降。”這本書寫於1995年,但如今看來,卻異常符合現時之狀態。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2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极品白嫩大学女友露脸

      <track id="1r1tt"></track>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noframes id="1r1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