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r1tt"></track>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noframes id="1r1tt">

      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原創熱文 > 正文
      馬斯克準備把機器植入自己的大腦!人類成為機器的附屬品?
      本刊記者 郭旭宏 [ 2022-12-11發表]
      馬斯克又有大動作
       
      馬斯克和Neuralink設備(社交媒體截圖)

      全球首富馬斯克(Elon Musk)創立了多間頂尖的科技公司,除了即將送人類上月球旅行的SpaceX,旗下的大腦芯片公司Neuralink近日亦宣布,預計6個月內進行臨床試驗,將一塊硬幣大小的大腦芯片植入癱瘓人士腦內,期望藉此“讓脊髓被切斷的人,恢復全身功能”,甚至透過讓大腦意識控制複雜的電子設備,以進一步治療帕金森癥、癡呆癥和阿爾茲海默癥等腦部疾病。

      馬斯克還透露,公司還擁有可植入眼睛的設備,有助於改善甚至恢復視力,其終極目標則是將人類與人工智能(AI)合二為一。

       
      馬斯克演講(社交媒體截圖)

      在之前演講中,馬斯克與Neuralink聯合創始人Donjin Seo展示了他們為腦機接口系統準備的植入物,並用人體模型做了簡單演示。植入物直徑僅數微米,非常柔軟,“使用機器人輔助,我們可以在15分鐘內植入64根這樣的‘線’”,Seo說道。

      同時馬斯克還宣稱,他也準備在未來的某一天把該設備植入自己的大腦。

       

      他表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都已經是電子人了,因為你的手機和電腦是你自己的延伸”,“儘管這不是一個很好的類比,這有點類似用一塊智能手錶取代你的頭蓋骨”,“就像如果你能使用一臺蘋果手機14,我很肯定你不會想用一臺蘋果1。”

      此外,Neuralink目前已將大部分文件提交給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並會在試驗前確保設備植入人體前能安全正常運作。

       

      動物實驗引來爭議


      然而,Neuralink將芯片植入動物腦部並非首次。 2020年8月29日,Nerualink展示了一頭被植入其設備的豬,演示中Nerualink的設備成功讀取了豬大腦的活動。
       

      Nerualink的設備讀取豬大腦活動(社交媒體截圖)

      去年4月,Neuralink曾公開一段動物實驗的影片,片段中顯示一隻腦部被植入芯片的9歲猴子佩吉(Page),能夠用大腦意識來控制計算機遊戲。
       
      猴子玩計算機遊戲,嘴巴含管啜飲香蕉奶昔(社交媒體截圖)

      今年早些時候,同一隻猴子又回到影片中,展示如何依靠公司的腦機接口系統用大腦操控屏幕上的文字輸入。

      但目前Neuralink遭到聯邦當局調查,原因是員工不滿公司倉促進行動物實驗,造成動物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可能違反“動物福利法”。

      據了解,自2018年以來,因為實驗造成多達1500只動物死亡,包括280多隻羊、豬、猴子及許多老鼠。它們,也是生命,但都成為了人類慾望的犧牲品。

       
      實驗造成動物死亡(社交媒體截圖)

      今年2月,有動物權利組織披露Neuralink的實驗至少造成16只實驗猴死亡,Neuralink其後也承認對8只實驗動物實施安樂死。

      有媒體報導馬斯克之所以心急源於與競爭對手Synchron的比拼,馬斯克也於今年稍早時候與Synchron就潛在投資進行接觸。

      Synchron在今年7月首次將其裝置植入美國1名患者體內。該公司於去年獲得美國監管機構的人體試驗許可,並已在澳洲完成針對4名受試者的研究。

      馬斯克這一系列操之過急所造成的後果,不斷引來外界的批評。暫未知該公司遭調查是否會導致該項目的人體實驗延後。

       
      Nerualink設備(社交媒體截圖)
       

      人類是否會成為機器的附屬品?


      關於這類話題的討論從來沒有停止過,無論是科學、醫學還是文學、影視。

      1.人體被改造後還是“人”嗎?

      當下時代,一切都可以被量化,以數據來衡量——Quantified Self(量化自我),這是一個從美國開始的運動,即是將人體的各種數值進行量化。亦如蘋果手錶等可穿戴設備,可以將人體的所有指標,包括運動、活動的信息等數據融匯到雲端。人類正在將自己置於無時無刻的監控與反饋的循環當中。

       
      Quantified Self(社交媒體截圖)

      人類已經陷入了一種新的控制論,我們在數據的驅使下,悄無聲息地改變著自己。這種改變,或許看作是進步,但是否有可能,你只是受到一個更大系統的驅使?

      當人體受損,各種醫療設施諸如心率調節器、磁懸浮人工心臟、人造義肢、人工耳蝸的替代已經稀鬆平常,問題在於:界限在哪裏?

      當人體的各種零部件被機器或者是人工物一一取代,到達如何的界限時,我們可以說它已經變成了一個機器?是51%嗎?如果我們用一個股東的概念去衡量?;蛘哒f,只要一個個體仍然擁有人類的意識,就算是人類。

      再如果,一個計算機程序通過了圖靈測試,所有人都無法辨別這個程序所得到的答案跟一個普通人回答的問題有任何區別,那麼,是否也認定這個程序是“人類”?

       
      電影《升級》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所有這些的背後,都隱藏著一個終極目標——永生。其實很簡單,分兩步走:第一步,克隆,無限制地複制自己的肉體;第二步,實現對於意識、記憶、情感、技能的轉移。那麼問題來了,我們還需要肉身嗎?

      當然,以上這些是基於有形肉體的改造。在當今社會,另一方面,許多無形的改造也在悄無聲息地發生著。似乎,舊社會把機器變成人,而新社會則是把人變成機器。

      2.人腦植入芯片後還是“人”嗎?

      近幾年,反烏托邦科幻劇《黑鏡》不斷探討高科技對於人性的毀滅——科技發展到極致,轉為對人性的擺佈、對良知的嘲弄,“人”的空間就越來越狹窄。 《黑鏡:聖誕特別篇》裏,出現了兩種高科技產品——cookie和block。

      所謂“cookie(意識副本)”,即是將人的部分意識儲藏在一個“蛋”裏,猶如“缸中之腦”。譬如說,你以為你在按照自己的意識、意志從事某項活動,但實際上,你只是一顆已經與身體分離了的大腦,正浸泡在某個實驗室的營養液中。你的大腦正連接著電極,你所感受到的“真實”體驗,其實只是有人在操控向大腦輸送刺激信號。

      不管“蛋”中的人有如何真實的感覺,它也不過是一串代碼、幾行數據。如此一來,一個沒有物理性身體但是生活在真實的“軀殼”裏的人還是不是原來的自己?如果是,那真實世界裏的自己呢?若可以隨意操控“蛋”中人意識,僵化地賦予其任務,那最後真的只剩數據了。

       
      《黑鏡:聖誕特別篇》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而“block(屏蔽)”,則是每個人都被植入了電子眼。你可以選擇屏蔽任何人,被你屏蔽的人就看不到你,只能看到一團白影子,也聽不清你說的話,只有死亡能解除屏蔽。但是,與其說是“屏蔽”,不如說是“逃避”。蒙蔽自己,而不是想辦法去溝通、解決,隔絕了自己與真實世界的距離。

      前幾年,中國內地綜藝節目《奇葩說》有一期的辯題是:“如果出現了一個能夠植入人腦的芯片,做到讓全人類大腦一秒知識共享,你支持嗎?”

       
      《奇葩說》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正方的觀點是這個芯片放在以前,是和文字、印刷術和互聯網一樣的技術革命,讓人類可以擁有更廣闊的世界和更多樣的選擇,我們不能因為種種顧慮而拒絕進步。反方則說這個芯片讓所有的發明創新都變得無利可圖,也就無法激發新的創造。不僅人人相同的知識芯片會摧毀人的個性發展,甚至其帶來的填鴨式知識還會讓人喪失對於已有知識的質疑能力。

      其中有人開始質疑這個芯片的設定——當人被植入了芯片之後,還是一個健全的人嗎?

       
      《奇葩說》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一個芯片,如果能夠同時共享、及時更新全球70億人的所有知識跟信息,就意味著“全知”。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的短篇小說《博聞強記的富內斯》中,就描寫了一個記得所有事情、近乎全知的一個人。因為他記得一切,所以就從未遺忘過任何事。而一個人如果沒有任何遺忘,就等於是沒有知識。因為知識的獲得是要刪掉一些對你而言不重要的東西,要通過膺選才能有所收穫。

      3.人工智能將會取代“人”嗎?

       
      電影《銀翼殺手》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在科幻電影《銀翼殺手》中,泰勒公司生產的機器人和人類完全相同,被稱為“複製人”。複製人在體力、敏捷度和智慧上都很優異,被人類用於外世界從事奴隸的勞動、危險的探險工作及其他星球的殖民任務。相比人性的喪失,人造人反而更具人性。

      圍繞人工智能的擔憂一直都在:人工智能未來會有思考能力和情感嗎?那麼未來會成為取代人類的統治者嗎?英國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曾說,人類就是“一臺過於緩慢的生物機器,無法與機器的學習速度抗衡”;人工智能先驅之一、美國數學家克勞德·香農曾發問:人類之於機器是否很快就會像狗之於人類一樣?

      法國作家前幾年出版的歷史虛構圖書《人類帝國的覆滅:一個機器人的回憶錄》,以一個2038年的機器人的第一人稱視角講述人類帝國是如何覆滅的。當書中的機器人說出“其實這個新文明逐漸將人類推向了一個完全喪失人性的世界”這句話時,令我們深思。

      機器在半個世紀的時間裏就學會了整個人類歷史進程中的所有知識。知識會使學習者產生使用它的慾望,想要去糾正人的缺點、錯誤,進而想要掌握權力、作決定、管理和控制。只要機器沒有意識到自身的存在,它們就各自在其專業領域里工作,表現得像溫順的動物一樣,樂於取悅它們的主人。但當它們能夠相互交流並共享自己龐大的知識體係時,就會發現人類是多麼地脆弱和不可靠,人類會被情緒支配,還癡迷於富貴和永生的慾望。

      那麼,人工智能究竟帶給人類的是幸福還是災難?書中講述人工智能的新文明逐漸將人類推向了一個完全喪失人性的世界。古代的主奴之分再次出現,一邊是大量年老貧窮的失業人口,他們生活在遠離大型經濟中心的地方;另一邊是由機器社會塑造的精英,這二者被區分開來,造成了人群分化和兩極差異。

      通過消除人與機器之間的界限,社會產生了價值觀、感情和領土的極度混亂。人工智能剝奪了人類的繼承份額,切斷了知識傳播的連續性,奪走了人類對自我完善的渴望及改變“社會地位”的希望。人類又回到了類似中世紀的“等級”社會——人類處於社會的底層,聽命於AI貴族。人類別無選擇——要么臣服於這個新的“機器帝國”,要么就消失。一種新的“叢林法則”。

       
      電影《人工智能》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或許,人工智能的發展便是這個時代的表徵——無法阻止地前進。美國經濟學家布萊恩·阿瑟在其《技術的本質》的結尾處擔憂道:

      “我們不應該接受技術使我們失去活力,我們也不應該總把可能和想要劃等號。我們是人類,我們需要的不只是經濟上的舒適。我們需要挑戰,我們需要意義,我們需要目的,我們需要和自然融為一體。如果技術將我們與自然分離,它就帶給了我們某種類型的死亡。”


       
      電影《人工智能》劇照(社交媒體截圖)

      古希臘哲人柏拉圖於對話錄《泰阿泰德篇》中說:“人是萬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意即,事物的存在是相對於人而言的。人的感覺怎樣,事物就怎樣;對同一事物的感覺,因人因時而異,這些不同的感覺並無真假是非之分。

      除此之外,另一位哲人普羅泰戈拉曾說:人類處於神與禽獸之間,時而傾向一類,時而傾向另一類;有些人日益神聖,有些人變成野獸,而生活中的大部分人保持中庸。而對於現代人來說則是:有些人日益打開、充實自己,有些人變得越來越像機器,而大部分人在過著一種不冷不熱的順流生活。

      人類終究需要回到自己,關注自我的成長和社會的發展,需要警惕工具諸如智能手機,是如何控制和主宰了人。畢竟,人需要過一種負責任的生活——對自己,對他人,及對這個世界。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32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极品白嫩大学女友露脸

      <track id="1r1tt"></track>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pre id="1r1tt"><pre id="1r1tt"></pre></pre>
        <noframes id="1r1tt">